E级机关

入坑很多 跳坑特快

© E级机关
Powered by LOFTER

[HD/哈德]Miracle

*ABO设定,部分NC-17注意。

*HPGW/BZDM成分有。

……直接发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


***


  “来,请喝咖啡。新泡的,傲罗办公室特供。不用客气……随便坐,反正这儿本来就够乱的了……Harry,给我糖和奶精,各要两包。”

   热气蒸腾的咖啡在杯里漾出规整的弧度。随着一阵搬动椅子的轰响,Ron首先落座,动作大大咧咧的,笔挺的傲罗制服在他身上竟也穿出不修边幅的奇特气质。他漫不经心地端起杯子嗅了嗅,空闲的左手悠然垂下。只抿了一小口,他继续招呼起来:“可算是找到时间聚一场了!好歹也是当年同一个寝室的兄弟。”

   “好久不见。”配合着捧场的,轻轻怯怯的声音正来自Neville。他挤在Seamus和Dean中间的小小一方空间里,不得不缩起肩膀才能让自己的大身板被妥帖地安顿好。

   “好久不见啦。”其余两人也不约而同地开口,听着满是亲切。他们一身西装革履,扣子随意地全部解开,露出金制的领带夹。竟是在场看起来最老成的那两个。

   “糖,都放在这儿了。”Harry这才走进办公室,砂糖在玻璃樽里折射出轻巧的光。他站在靠背椅后,双手交叠,身子还靠在椅背上。他只穿了一件衬衫,显然加过不止一层温暖咒了,领口漫不经心地大敞着,露出一截锁骨,“至于我,就不说客套话了吧?”

   “我们哪敢和救世主讲排场。”除去Neville的三人心照不宣地哈哈大笑起来。

 

   “Harry绝对是合格的救世主,就凭他那时候发泄不完的精力,整个休息室都是他的味道,还好我们寝室没有Omega,不然绝对要出事。”Ron半真半假地抱怨道。

   “说到这个,听说你最近艳遇不少啊?”Dean稍稍调整姿势,上身向前倾,右手半掩面,压低声线,好像在谈论什么不可告人的大秘密,“分享两个?”

   “哇,要跟黄金男孩抢人,你好大的胆子。”

   “这叫资源共享。再说,他心上的位置不是早就内定了嘛。”

   “你的小妹妹,Ron?你们家可算是把Harry私吞了。”

   “Gin——”话说到一半,红发大男孩喉咙一噎,气息不稳,再开口语气里竟然带了种深切的悲痛,“说到这个,Harry,你是不是已经上本垒了……”

   被点名的人方才正神游天外,这会刚回过神,不由得有点儿窘迫。他摸摸鼻尖,含糊地应了两句“啊”“嗯”。却不想对方突然杠上了似的不依不饶起来,还是那样深闺怨妇的腔调:

   “她说你吻技很好,Harry,你在哪学的?”

 

 

   还用得着学吗,Harry在心里对着一个名为Draco Malfoy的小人猛扎三下,学生时代的第五个年头,每个月总有一周,更不济就有半个月要和那个金毛滚在一起,他全是无师自通。

   可这雪貂攻略好了也不归自己,最后还是得拱手让人;他在床上的那些小动作,现在统统不归自己,也被别人看了个干净。想到这里,他心里酸酸涩涩的,一股愤恨从脊柱一路窜上脑门,差点儿破口大骂起来。Harry也被自己情绪的大起大落吓了一跳,随即抚了抚胸口。

   当然,这也不是说他们以前关系就有多好,到了白头偕老的地步。现在想来,简直是年少不知爱恨的典型代表,随便哪件事都能被校长批斗致死。

   那时他们才十六岁,一个年轻得令人发指的年纪。

 

 

   

 

   霍格沃茨的长走廊上,两个男孩就这样借着深夜的月色堂而皇之地动手动脚起来,凌乱校袍上红绿交错,极其扎眼。看他们的方向,八成是往斯莱特林地窖去的,已经纠结挣扎了十几分钟。其实也谈不上远,这几步路的脚程,他们却走出了登顶珠峰的气概,走得磕磕绊绊踉踉跄跄的,唇磕着齿,表情凶恶,力道猛得不像在接吻,反倒像是斗殴。黑发的那个捧着金发的脸,嘴上的动作始终没停过,把对方啃得满脸湿漉漉的,脸上的水渍分不清到底是雨还是自己留下的,却满脸的深仇大恨,眉头皱出两座山;金发少年看上去已经被吻得意乱情迷,紧紧合着眼睛,苍白的脸上由内而外透出浅浅的红色,身体上却激烈反抗,那一脚上蹬着对方裤裆的力道绝对不容小觑。

   Harry借着他这一年来拔高的身量紧紧压制着相较显得颇娇小的那位大少爷,把人在怀里圈得密不透风,不由分说就转移了阵地,单手摸开了对方精致昂贵的衬衫,把自己乱蓬蓬毛茸茸的脑袋往人颈窝里一搁,又胡乱地啃起来,口感倒是不错,留下几个不深不浅的印子。也许是哪一口力气下得重了,惹出一声痛呼,下一秒就感到自己大腿根又被狠狠摩挲了几下。

   为什么说是摩挲呢,因为这点儿刺激对一个处于特殊时期的Harry Potter显然是不够用的。这也不怪我,把人按在墙上的现行犯心里还有点儿委屈,第一次碰上的时候,我正被舍友赶出门,想找个地方静一静,谁知道Malfoy家的人身上都有什么雷达,一下就能窜到我面前。大雨天的,也不打个伞,在草地上足足站了那么久,偏偏我手里拿着伞,不借给你挡一下雨倒显得我小肚鸡肠。给你撑上了伞,你才发现自己惹上了一个大麻烦。他脑海里模模糊糊浮出金发少年那时错愕的模样,仰头打量他时下巴紧绷绷的线条、身侧隐约传出的味道。他闻不出那是什么,大约是傍晚魔药课残存下来的草木香,犀利的同时捎带着些许温柔,很矛盾。

   想到这里,Harry才发现他远比自己想象的观察力强大,记忆力也更好。但他此刻更愿意把脑子放在眼前的事上,也不想管此刻自己的行为能给格兰芬多扣上多少分,只想着如何立刻提枪上阵。但Draco这里情况就迥然不同,背部抵着墙寒意从骨头里散出来,墙面粗糙不平硌得生疼。他们都是情窦初开的少年,但下面的那个可能习惯性地要考虑更多。真正要把自己的前胸后背都托付给一个雨天落寞地独自仰望灰蒙蒙天空的傻宝宝,Draco完全不明白这究竟正确与否,尤其在他明确知晓面前那个闪电男孩将来不会和自己站在一个阵营,而是截然相反的对立面的时候,究竟是什么驱使着他这样赌一把呢?

   是喜欢,喜欢吧?这么说也是,毕竟只能想着对方高潮了,还能辩驳什么啊?

   然而不等他考虑多久,浮沉之间,身前那人的手已经不安分地摸到了腰际。他忽然觉得自己眼前一晃,脚下一轻,好像是被硬生生托了起来;一个月前、两个月前早已熟悉的触感凉飕飕地灌进来。Draco的手是抱着对方也不是,显得太过亲昵,放手也不成,他会立刻跌到地上去。别人说喜欢一个人,就要低到尘埃里去,可说这话的人一定是没想过对方会不会喜欢一颗小小的只能在阳光下寻求存在感的灰尘。至少他笃定Harry不会。所以他还是不争气地把手环在黑发男孩的脖子上,整个人几乎是挂在上面的了。他的视线一颠一颠的,整个世界都在摇晃,月光在晃,眼前横七竖八的黑色发丝也在晃,心也在晃,晃进一片温柔乡。

   Harry沉下身去。不知是习惯了,还是准备做得太足,Draco竟然没什么反抗的余地。本来十几岁各自发育的性征就是个开了外挂的恋爱游戏,更何况恰好凑齐了最登对的那两种。他平时听斯莱特林那些小男孩总爱说自己和女朋友接吻的时候弄得对方如何如何,结果他亲身实践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儿。走廊里除了他们偶尔发出的一两声低沉喘息和拍击声,就没剩下什么了。Harry做这事的时候根本不调情,笑也不笑,更没有什么花哨的安慰,就只是摆着一副人人都欠他五百加隆的脸,皱着眉使劲。于是Draco也不得不安静,原本赴会前想好的每一句讽刺都被撞成泡沫,不好听的粗话顶到了喉咙口怎么也出不了声,好像被什么东西沉甸甸地缠住了舌头。

   喔,原来是黄金男孩的舌头。他实在是什么声响也发不出了,只能像害了病的哮喘患者一个劲地喘,两条腿晃晃悠悠地打着颤,他也懒得掩饰自己的反应,小小地吐了口气,一点儿不害臊地把自己往Harry身上蹭,也好找一个省力的支撑点。反正,这可是互动的关系,一个人动不行,非得两个人一起动才能圆满。

   殊不知这样实诚的反应更撩人心弦。做这种事的时候,拒绝会被当成欲拒还迎,可能会在晚上玩得很惨;但全盘接受,就有更大的可能让自己第二天连站也站不起来了。因为Harry实在是对这样乖乖巧巧的Draco好奇得紧,印象中即使是建立了这样互帮互助的友好关系,对方也从来没给自己一个不是敌对的眼神。

   不,印象中有一次,或者两次,那样的眼神看得他全身发悚。那样难以形容且支离破碎的眼神,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那一瞬间是错觉。

   是少许的愤怒,以至于哀伤,是胆怯,是脆弱,甚至他不确定……那其中是否有……

 

 

   

   Ron不正常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一口咖啡下肚,他立即舒服地感叹出声。他拉过一把椅子,丝毫不顾形象地把腿往上一摆,幽幽道,大家反正都是要踏入爱情的坟墓的人了。

   “要说那之后最早好上的,整个霍格沃茨,就是那个……”他停了话,似乎是在等着谁来接。两个西装男没什么反应,上下转动的眼珠证明他们正在搜肠刮肚。这个尴尬的空档,有个幽微的声音悄然接话道:“Malfoy?”

   “呃,对。他和那个Zabini家的凑在一块,倒真是造福不少姑娘趁早对他们断了念想……”罗恩咕咕哝哝地念叨,“也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一样的斯文败类嘛。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寄请柬哦,不过肯定会趁机羞辱我们一顿,什么的。”

   “不过,我听说他们两个就是那种关系而已。”这次那个声音大了一点。是Neville,他很认真地回应道,“他上次来草药房亲口跟我说的。”

   “但是这样……那样……就有感情了也说不定。”Ron坚持道。

   “我觉得也是。”Dean终于跟上话题进度,“这种事情做多了就会不由自主……我以前就是这样。你说呢,Harry?”

 

   Harry方才还在努力回想自己和Draco从前的种种荒唐事,听到这句话却忽然觉得有些好笑。那种少年的血气方刚忽然又涌回脑海,他忽然就想起那个雨天里Draco撞破了的雨幕,他在伞下挑起的那一抹挑衅的笑,他说:“想做吗,Potter?”

 

   “想啊,当然想。”Harry咬牙切齿地说。




评论 ( 11 )
热度 ( 157 )
TOP